IPFS协议可以令网络内容永久保存、不可窜改

2018-12-27 11:34:36    /    来自:陀螺财经

统计表明,互联网上一个网页的平均寿命只有100天。这与我们曾经想像的大相径庭:原来信息发布在网上,不等于永远存在。回想一下,Blogbus、Path这些风头一时的大公司以及大家熟悉的网易博客都已经不复存在。你曾经交付的人生记忆、公共发言,随着托管商的关门或者掌权者的干预,随时都可以在网络中消失。

此时,你会发现这样一个问题:你在网络上贡献的内容从没有真正属于你。你花了4、5年时间,每天在微信朋友圈写下的状态,有没有发现很难备份?您在脸书积累的状态也是如此,要不是因为今年5月欧盟通过的GDPR法案,强制要求确保用户的数据可携带权(rigHT to data portability),也几乎没办法导出。

这事很常见,一想却荒唐:你创造的内容,其实不属于你。万维网之父Tim Berners-Lee说,30年前自己设计www时,就是去中心的结构,每个人都可以建设自己的网站,彼此交换地址,彼此添加链接。他说,现在互联网变成中心化结构了,这不是技术问题,而是社会问题。

问题是怎么出现的?首先,在信息量以爆发式增长后,人们发现网络效率太低。以开放协议为基础的互联网,从1980年代一直持续到2005年左右,人们独立建站,靠相互链接找到彼此。这时候,以Google为代表的搜索引擎出现,改变了这一点。Google集中起互联网上所有的开放资讯,发明页面排序机制,建立筛选渠道,完成流量的分发。渠道对海量资讯的筛选机制,决定了你所看到的世界。Google也由此站在了互联网的权力中心。它没有进一步垄断内容的生产与用户的时间,而是参考学术界的指标,以被引用次数作为标准,让资讯流动起来──被引用次数越多,说明资讯越有用,应该被更多人看到。

在Google之后的大公司,每一个都试图让用户尽可能久地留在自己服务内。以facebook、微信为代表的社群网络,以Amazon、淘宝为代表的电商平台……互联网从阡陌交通的田园时代,进入了大老们的圈地战争。独立在外的个人网站变成了孤魂野鬼。智能手机的普及,进一步推动了这个过程。苹果所定义的移动互联网规则,进一步收窄了HTTP时代的开放性。超级App垄断了更多的流量,形成几大流量池。人们的在线时间更长了,消磨这些时间的方式也更集中。这些用户的时间和数据,给互联网公司换得巨额广告利益,也换来了更聪明便利的服务。每一个在线的用户,都变成了产品的一部分。

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曾说:「如果要用隐私来交换便捷性或者效率的话,很多情况下用户是愿意这么做的。」用数据换便利,坦白说,全世界用户没多少人会拒绝。但重要的是,人们应该有做选择的权利。Tim Berners-Lee认为,用户应该100%拥有自己创造的数据,这是改变平台资本主义的前提。分布式存储,一个直接的结果是:它可以令内容永久保存、不可窜改。更深一层,这种存储的实现方式,意味着你创造的每一个数据单元,你在网上的每一次情感、智力与记忆的输出,都属于你自己。

IPFS协议为例,在IPFS网络里储存的每一个文件,都会生成一个独一无二的编号,相当于这个文件对应的独有密码(hash)。你可以在IPFS网络里通过密码直接提取到这份文件。在我们熟悉的HTTP世界里,文件储存在单一服务器,每个文件对应一个地址(网址),输入地址,即可提取文件。地址一旦停止运行,文件也就失效。

而IPFS的存储是去中心化的,同一份文件会存在多个节点中,持有密码,就可以在任一节点提取它。一个节点不行,还有下一个。所以很多人将这个hash比喻为指纹、签名,它意味着不受制于人的所有权。将内容以独立指纹,而不是所在地址的方式,在数字世界完成确权,也会带来价值计算方式的改变。

它意味着,内容的价值,不取决于多少注意力流经此处,而会取决于它本身如何被衍生、引用、评价、购买。前者通向追逐点击率的流量经济,后者,则有机会重新设计内容的价值信号及其体现机制。也就是说,在分布式网络中,注意力经济的基本逻辑有机会被改写。

声明:本站内容均采集自互联网,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。所有展现内容均以传递信息为目的,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,不作为任何投资指导。币圈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
延伸阅读
热门资讯